幸运飞艇直播开奖网址

时间: 2018-12-20 16:24    来源: 未知   
点击:

北京 生铁的冷酷电视机

  “……实际上,它是一种愿望的达成。”

  ——弗洛伊德《梦的解析》

  Silent,形容词,表示寂静的、沉默的、无声的或无记载的。

  Hill,名词,丘陵、山岗或者山岭……

  Silent Hill,寂静岭,一个充满无限荒芜和惆怅的地名,一个让所有饱受心灵折磨者的自赎之地。

  那些终日被浓雾笼罩着的墓地、那些4×4英尺被鲜血浸透的医院房间、那些没有光线且时时变形的走廊、那些沙发上躺着死人而电视机尚沙沙作响的卧室、那些在底层深处的坟场、那些只有在梦里才能邂逅的郁郁寡欢没有灵魂的人们……它们就等在那里,等着你。

  你可曾伤害过自己所热爱的人么?你可曾面对不可逆转的背叛而软弱无力么?你可曾在昨夜被噩梦所惊醒么?

  那么,到寂静岭来吧。
  
  第一章 亡妻的情书
  
  你仿佛经历了一场梦魇,但是什么也记不得了。站在一间厕所的洗手池前,望着镜子里那张苍白憔悴的脸,你突然觉得,这3年来,这张面孔已经变得日渐陌生。经过一夜的长途驾驶,你感到十分疲惫。把手插在兜里,摸到了妻子的照片,还有那张信纸。你名叫詹姆斯·桑德兰(James Sunderland),一名汽车经销商,就在不久前收到了这封神秘的来信,那是你死去已久的妻子写给你的,它使你一心想忘却的那些东西再一次沉重地压迫在你的心灵上。

  “在那些永无宁息的梦境里,我又回到了这个地方……寂静岭。你曾承诺,终有一天你会带我回到这里,但是你没有遵守诺言。现在,我一个人回来了,在我们的老地方,我等着你……”望着那熟悉的字迹,仿佛亡妻的声音就在耳边回响。信封上的邮戳表明,这封信正是从寂静岭发出的,你决心去那里一探究竟。

 幸运飞艇开奖视频直播 这是一个雾霭浓重的清晨。你站在湖滨公路边,用力呼吸着潮湿新鲜的空气。透过冷杉高大的枝冠,依稀能看见在湖水的那一边,白色的烟气正缓缓飘过沉寂的山岭。前面已经没有公路了,你只好从车里取出地图,沿着托卢卡湖(Toluca Lake)边的小径前进。

  在通往镇子的幸运飞艇赛事开奖记录路上,途经一座墓园,在这里碰到了一个女人,她正蹲在一个墓碑前不知做什么。你过去向她打招呼,她抬起头的时候脸色苍白,目光里有一些令人感到迷茫的东西。你对她说你迷路了,她告诉你这里只有一条路通向寂静岭,但她不希望你过去,因为那里有些什么“不对劲”的地方。你对她说,你必须要去寂静岭,因为你在寻找一个对你来说非常重要的人,在找到她之前,生活中的一切对你都不再有意义。“是啊……我也在找人,我的妈妈,找了很久。我还以为在这里能遇到我的爸爸和兄弟,可是也没有找到……”她说,“啊,抱歉,这些事与你又有什么相干呢……”在离开她之前,你说:“希望你能找到你的妈妈。”仿佛这样说说对你自己也是种慰藉。踏着撒满枯叶的小径继续前进,这是一段在迷雾中漫长的跋涉。走出树林,穿过短廊,沿着盘山路一直向西,最终进入了小镇,但是小镇上却空无人烟……

  在Lindsey街的街口,你看到地面上有斑驳而新鲜的血迹,继而你听到有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——浓雾中似乎有一个扭曲的身影在前面蹒跚行走。于是你循着血迹跟了过去。在Vachss路尽头的一个拱型桥洞里,你遇到了一件异常悚然的事情。当你经历了那一切后,你得到了一个收音机(Radio)。那收音机里隐约传出一个女人召唤你的声音,好像它里面封存着某人的灵魂一样。接下来你开始在镇子里找寻线索,这时的镇子已经不再沉寂了,一些极度痛苦的幽灵开始出现在你周围的街道上,你小心翼翼地避免撞进它们的怀里。在Saul街上停着的一辆白色旅行车中,你找到了一张看起来似乎有用的纸条,上面写着“妮丽酒吧”(BAR Neelys)。找到这间酒吧,在吧台上看到一张废弃的地图,根据上面的指示,你来到了Martin街。在这条街尽头躺着一具散发着恶臭的尸体,他身上有一把公寓钥匙(Apartment Gate Key)。用这把钥匙可以打开不远处“林边公寓”(Woodside Apartment)的大门,你认为似乎一切都开始变得有头绪了,其实,噩梦才刚刚开始。
  
  第二章 孩子·男人·女人
  
  这座公寓里同样是一片死寂,黑暗的空间里满是灰尘的气息。在你进入那幽深的走廊之前,不要忘了把墙上的公寓地图带在身上。先到公寓2层205房间去取那个无头模特身上的手电筒,这样即使在黑暗中也可以看清地图。在3层的某个房间里还有一把手枪,如果你不是严重的枪械过敏者,请拿上它。到3层的时候还要记得铁栅栏的另一边地上有把钥匙,伸出手去试试你能否够到它吧。当你从3层回到2层的走廊里时,突然听见208室传出婴儿的啼哭声。你跑进去,发现在去3楼的时候,208室内的电视被人打开了。一个穿着睡衣的人正躺在沙发上,他的脑袋被子弹射穿了,脑组织和血液喷溅在电视机上。也许是你太紧张了吧,你想不起刚才可曾听到过枪声。在他身后的书架上,你找到了202房间的钥匙(RM202 Key),随即进入202室拿到大钟钥匙(Clock Key)。用这把钥匙可以打开208室那个座钟的钟门,另外在座钟对面的墙上看到用箭头标明的Henry、Mildred和Scott字迹,你意识到这3个名字和小时、分钟、秒的头一个字母是相同的。按照墙上的暗示,将时针调到一个特定的位置,推开大钟,一个密道出现在眼前(谜题1)。

  现在你越来越觉得这个世界是不真实的了,它似乎是某人故意设计用来纠缠你的。穿过密道并从209室出来,顺着楼梯上到3层铁栅栏的另一边。在307室的厨房里你看到那个令人毛骨悚然的“红色锥铁怪”,它正在和一堆恶心的东西发生着关系。你是那么厌恶它,但这种情绪对你并不陌生。在这个房间里,你得到了庭院钥匙(Courtyard Key)。另外在3层的洗衣房边,你终于拿到了刚才被小女孩踢开的安全门钥匙(Fire Escape Key),刚才为她所惊吓的你现在反倒有些替她的安全担忧了。从3层沿楼梯下到1层,在走廊里找到一箱饮料(Canned Juice),拿上它。

  回到院子里,再从最初进入公寓的正门进去,利用庭院钥匙直接开通往庭院的门。庭院里还有一扇通向另一个走廊的门,在那条走廊中的101室,你再次看到恶心的一幕——一具尸体倒在冰箱边,有人似乎想把他整个塞进冰箱里,但没有成功,白色的冰箱上却弄得满是血迹。接着你听到有人在盥洗室里呕吐,在那里你遇到了一个令人反感的胖子,他一看到你就说:“不是我杀的,我没杀人,我什么也没做,我发誓!”在接下来的对话中,你得知这个人名叫埃迪(Eddie),当你谈及在这里遇到的怪事时,他不停地辩解,说他什么也不知道,他也是迫不得已来到这个镇子的。可是你却有种不详的感觉,你觉得他看起来就像是个恶心的杀人凶手,可是他可怜的样子又使你想到了自己——我是不是也是个杀人凶手呢?在互道珍重后,你心情复杂地离开了他。

  在庭院干涸的泳池中可以找到一枚蛇头硬币(Coin Snake)。回到203室边的洗衣房里,你将那箱饮料扔进堵塞的垃圾道,听见有东西连着饮料箱一起落了下去。在一层公寓外的垃圾道口,你又捡到一枚老人头硬币(Coin Oldman),还有一份报纸,上面有一篇新闻,报道了一个残忍的弑童犯用汤匙自尽的消息,报道中引述了他发疯时说的一些话:“那些红色的、可怕的魔鬼……”但是你知道,他说的并不是疯话。回到2层用安全门钥匙打开西侧的安全门,跳进另一座被称为蓝溪公寓(Blue Creek Apartment)的203室。在厕所马桶里你发现了一个皮夹,里面夹着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一组密码,利用它可以打开房间内的保险柜,里面是什么呢(谜题2)?

  蓝溪公寓比林边公寓更为破败,走廊的地面上到处都是积水。在楼梯间地上取得公寓地图后来到2层,209室门上贴的一张纸条引起了你的好奇:“亲爱的Tim,为了那事我不得不离开,钥匙在David伯父那里,我不在的时候替我看家。”David伯父就住在下层。在109房间里,你又一次遇到了那个在墓地里见过的神秘女人。她躺在地上,手里握着一把血迹未干的尖刀,她的目光恍惚茫然,那是一双精神分裂者的眼睛。透过面前的镜子,她看到了你,“哦……是你啊。”“是我,詹姆斯。”“我叫安吉拉(Angela)。”你慢慢走过去,蹲在她身边,你猜她是想自杀。“安吉拉,我不知你想怎么样,但任何问题都有解决办法。”“真的?”她冷冷地说,冰冷的尖刀在她手中缓缓地摆动着。“听起来很动人,可你不也和我一样一直在到处逃避么?这是报应。”“不,我和你不一样!”你摇着头站了起来。“你怕什么?”她冷冷地问。“……找到你母亲了么?”你决定换个话题。“还没有……我哪儿都找不到她”“她住在这公寓里?”“我不清楚”“但她一定是在这个镇子里吧?”“你怎么知道?”她突然沉下脸来,坐起来望着你,手里的刀子格外刺目。“只是因为看到你在这儿,我才这么想的。”你连忙解释。“我太累了,对不起。”她颓废地按着自己的头说,“你找到你要找的人了么?”“还没有,她叫玛丽(Mary),是我妻子,”你边说边掏出照片给她看。“我很遗憾,”安吉拉说。“没什么,不管怎样,反正她已经死了。”“死了?”安吉拉奇怪地问,说着她站起来打量着你,然后说:“我想我该去找我的妈妈了。”“要我陪你么?这镇子里太危险了。”你同病相怜地问。安吉拉谢绝了你的好意,你婉转地问她,是否还要拿着手里的刀子?她说她愿意把刀交给你保管,因为她不知道自己拿着这把刀还会干出什么事来。可是当你伸手去接刀的时候,她却又吓得大喊大叫起来。最后,她还是把刀子留给了你,“我变坏了。”她黯然地说着并走出了房间。你小心地把刀收在身上,但你却并不知道,那刀上沾着的到底是她母亲、她父亲还是她兄弟颈上的鲜血!

  在这间弥漫着伤感与悬疑的房间里,你得到了一枚囚徒硬币(Coin Prisoner)。在105房间,你看到一个柜子,把手中的3枚硬币正确摆放在锁孔中,就会得到一把写有“Lyne”名字的钥匙(Lyne House Key,谜题3),用这把钥匙打开209室。通过阳台来到208室,在床上取得楼梯间钥匙(Apartment Stairway Key),去把走廊尽头的门打开,你又看到了铁锥怪!你转身想逃,却发现门被反锁了,你该怎么办?
  
  第三章 染红头发的天使
  
  从公寓出来后,你看到那个小女孩正骑在墙头上玩。“嘿!你就是踩我手的人吧?你叫什么名字?”你问道。“这不关你的事!”那小女孩站起来就跑,“反正你已经不爱玛丽了!”“你怎么知道我妻子的名字?”你问的时候那女孩子已经跳过墙去跑开了。你永远也不会知道,真正的魔鬼是来自于内心,这个曾经与你妻子住在同一家医院的小女孩,正因为她内心纯净,所以对她而言,寂静岭根本不存在什么魔鬼……

  在不远处的玫瑰露公园(Rosewater Park),你想起自己和妻子曾经一起来过这里,玛丽信里说的老地方是不是指这里呢?在露天的湖边平台上,你邂逅了一个衣着性感的女人,她正扶着栏杆,眺望着远处茫茫一片的湖水。听到你的脚步声后,她转过头来,“玛丽!”你禁不住喊出了声,“哦,我认错了人。”你马上又觉得她不是你妻子。“我看起来很像你女朋友么?”那神秘女郎调侃地说。“不,是我的亡妻……”这真不可思议,她的容貌、举止和声音……她和你死去的妻子实在太像了。唯一不同的是你的妻子从未如此性感过,从未有过她这样的眼神——如同沉默的湖水一般无限幽深。看到你目不转睛地盯着她,她笑了起来,“我看起来很像她的幽灵么?我叫玛丽娅(Maria)。”她让你感到如此熟悉而亲切,可又仿佛梦中人一样难以接近。不,她不是玛丽,她只能勾起你内心的无限伤感,你转身要走,这时她问道:“你去哪儿?”“去找我的玛丽,你可曾见过她么?”“你不是说她已经死了?”“是啊,已经3年了……但是我刚刚收到她的一封来信,她说在老地方等我。”“这里就是你们所说的老地方么?我在这里呆了很久了,我每天都来,不过从没见过任何人,会不会是指其他地方?”“也许还有旅馆,”你黯然地答道,“一个在湖上的旅馆,不知现在还是否存在。”“你是说望湖旅馆么?它还在。你肯定那儿一定是你们的老地方么?”她看出你的懊恼。“不要发火,我只是开玩笑。”“我必须走了。”你说道,但是玛丽娅却拉住了你的手,“你就忍心这样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?留在这个到处是怪物的地方?”“我不知道,我……”“我一个人在这儿太久了,所有人都不在了。”她靠在栏杆上,用似乎是诱惑又似乎是谴责的目光望着你,“我长得很像你的妻子不是么?而你很爱她?或者你很恨她……”“不要乱说!”你内心一直逃避着的东西被她刺痛了,你很严厉但实则软弱地冲她大叫,但最终你还是不得不与她一起上路了。

  在去往旅馆的Nathan大道上又有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,根据他脚边的地图提示,你折返回Texxon加油站(Texxon Gas Station)进行调查,在那里找到了一根钢管(Steel Pipe)。你走进一旁的彼得保龄球馆(Petes Bowl-O-Rama),玛丽娅说她恨保龄球,执意要等在外面。在保龄球馆里,你意外地看到了胖子埃迪在大嚼比萨饼,而那个小女孩就坐在他身边。他们两个人在一起闲聊,从埃迪的口中你得知小女孩名叫劳拉(Laura)。“你到底是抢劫了还是杀人了?”小女孩问埃迪。“都不是。”“胆小鬼,你说过有警察在追你!”“我只是觉得害怕而已。”埃迪说,“我不知道警察想干什么,我只是烦透了这种逃亡游戏。”这时那小女孩发觉你进到保龄球馆里,她从后门跑掉了。你急着想要埃迪一起与你把她抓回来,因为你认为这镇子对她太危险了,但是第二次与你见面的埃迪则显得异常冷淡,他阴阳怪气地应付着你。你毫无办法,只好自己追了出去。来到门外,恰好玛丽娅从另一边跑过来,说她没有追上那女孩,那女孩钻进了保龄球馆边小巷的一个狭窄夹道中。玛丽娅帮你撬开了天堂之夜(Heavens Night)夜总会的后门,你们穿过夜总会,沿着Carroll街一直走下去,发现劳拉跑进了一座名叫“溪港”的医院(Brookhaven Hospital)。
  
  第四章 空病房里的伤感
  
  这是个多么恐怖的医院……原本被掩盖在清洁光明外表下的龌龊和血污,现在都原原本本地出现在你面前。唯一值得安慰的是,走廊里多少还有些往来值班的女护士。关上大门后,别忘记取墙上的地图。

  你在一个房间中看到了几份病历,你知道这是一家精神病医院,另外在1层办公室的一份医生笔记里,你了解到这家病院还有另一套秘密病房。首先在2层的男更衣室(Mens Lock幸运飞艇开奖记录查询er Room)的白大衣中取得体查室钥匙(Examination Room Key),用它打开1层会诊室的门锁。在医生休息室(Doctors Lounge)门口的黑板(Whiteboard)上得到一个密码,用它可以打开3层西侧大门的密码锁(谜题4)。

  在S3病房中,玛丽娅突然说她感到有点不舒服,你让她躺在病床上休息一会儿,拿起床头柜上的顶楼钥匙(Roof Key),对玛丽娅说你要先去找劳拉,很快会回到这里来。你看着她躺在病床上的样子,没有再说什么,她似乎找到了某种归宿。

  通过顶楼,你直接下到3层的特护室(Special Treatment Room)。在其中一个名叫Joseph的病人的病房里,你在墙上看到一行奇怪的血字及一组4位数字密码。记牢这个密码,然后回到2层S14室,利用在2层第3体查室(Examing Room 3)打字机上取得的另一组4位密码以及M2室得到的石眼钥匙(Lapis Eye Key),还有在1层办公室(Office Room)中取得的紫舷钥匙(Purple Bull Key),打开屋子中央的盒子,盒子里却只有几根棕色的长发(Piece of Hair)。将这几根头发与2层女更衣室(Womens Locker Room)玩具熊身上取得的回形针(Bent Needle)系在一起,到3层的淋浴间(Shower Room)把卡在下水道中的电梯钥匙(Elevator Key)取出。进入走廊西侧的电梯中,下到1层。在破败不堪的C2病房中,你终于找到了正在专心玩布偶的劳拉。你问她是怎么知道玛丽名字的,劳拉回答说:“我是她的好朋友,我们去年在医院里认识的。”但去年你的妻子已经不在人世了,可是谁知道一个孩子单纯的面孔背后到底是隐藏着天使还是魔鬼呢?为了她的安全,你要求她必须和你一起走。当你们来到走廊里时,劳拉突然说:“等一下!我忘记了一样东西!”“是什么东西那么重要?”你问道。“是玛丽写的信。”寻妻心切的你跟随她进到一间空旷的屋里。可是她却趁你不备将你反锁在里面!当你气愤地恳求并威胁这个孩子时,房间里发出了一些异样的声音……如果上帝能帮你逃过这一劫,你却也还是免不了愈发伤感……

  这就是医院的另一个部分。你从露天的院子里进入走廊,这里更加阴暗了,到处都是斑驳的锈迹,空气里弥漫着消毒水和干涸血浆的味道,那些“护士”们躲在最黑暗的角落。为了防止有人撞墙自尽,电梯间和病房里的所有墙壁和柱子都被白布包了起来,不知这里以前关押了多少疯狂的自虐者。如果说这医院本身是有生命的,那么它现在所拥有的情感就是憎恶、憎恶、憎恶!

  某间病房床头摆有几个空药瓶,“莫非玛丽娅也病了?”你脑海中突然闪过不详的念头。乘坐电梯上到2层,你发现在M6病房的墙壁被人挖了个洞,里面摆着一节干电池(Dry Cell Battery)和一把地下室钥匙(Basement Storeroom Key),在一边的床上有一张纸,上面有人写着一段话:“我曾被关在那狭小黑暗的地下室里,太可怕了。我的宝石戒指好像落在里面了,可我永远也不想再回到那个地方。”于是你从楼梯一直下到地下室里,用刚得到的地下室钥匙把门打开。里面空间狭小,靠墙的一架木橱上有几个血手印,你刚试着把它推开,从它后面墙上的黑洞里就冲出一个人,你看到她的一瞬间就脱口叫出了“玛丽”两个字,可她却是玛丽娅!你在寂静岭经历了太多光怪陆离的噩梦,但这一次你还是惊呆了!“玛丽娅,是你……我还以为你在……还好,至少你还活着。”你语无伦次地说。“‘还好’?你是什么意思?我几乎就被困死在地窖里!你干嘛还要来救我?嗯?你只知道关心你那已经死了的老婆!”玛丽娅愤怒地冲你吼叫着,她情绪很不稳定,显然是受到了惊吓,“我一辈子都没这样怕过,你为什么总是对我心不在焉?别再把我一个人抛下了。”她伏在你肩上痛哭失声,而你的内心则一片混乱。当她平静下来后,又问你是否找到劳拉了,她似乎很同情她。

  你下到地下密室中取得铜戒指(Copper Ring)。在乘坐电梯回2楼时你的收音机里突然接收到一个奇怪的频道,有家电台的“有奖实况问答节目”要你回答问题。如果你肯定能答对3个问题,就去3层的得分室(Score Room)领取奖品吧(谜题5)。

  在2层的Day Room中,你与玛丽娅协力打开了一个冰柜,得到里面的一枚铅戒指(Lead Ring)。这时玛丽娅的心情似乎好了起来,她还对你做了番调侃。将得到的2枚戒指套在3层电梯旁的彩色门把上,你们终于打开了那扇神秘的门。这是一条深邃黑暗的走廊,一眼望不到头。你和玛丽娅一前一后径直走了下去,两个孤独灵魂的身影被那深深的隧道吞没了……

  电梯停在了1层,门开了。整个医院又恢复了死一样的宁静,它重新变得漠然了,好像它的憎恶感已经通过杀戮而平息。在1层的主任办公室(Director Room)的书桌上有一张地图,有人用红笔在上面写了几句话,读起来仿佛是写给你的:“没有足够的勇气面对深渊、面对自己的人,真相就在前方。”在地图标注的地方能得到那封信和扳手。正当你看地图的时候,劳拉若无其事地从窗外走了过去。用在办公室里找到的大厅钥匙(Hospital Lobby Key)打开医院的大门,外面已经是一片暮色了,雾中的寂静岭不久将被黑沉沉的夜幕所覆盖。“我该怎么办呢?”你在内心深处默默问着玛丽,难道对于他人来说象征着救赎之地的医院,对你而言却只能意味着死亡么?
  
  第五章 心若深渊
  
  离开精神病院,沿着Saul街向东走。在Lindset街的一栋建筑的台阶上拣到扳手(Wrench)和一封信(Letter),那信正是写给你的。信中说到在某协会的会馆中有个深渊,而要通过它,你必须去Rosewater公园,在地图标注的地方刨开地面的浮土,然后用扳手撬开挖到的盒子,得到一把青铜钥匙(Old Bronze Key)。然后沿着Nathan大道向西走,进入寂静岭历史协会(Silent Hill Historical Society)。这栋建筑并不大,房间四周的墙上挂了一些油画,其中有一副画的主题居然就是红色锥铁怪!画下的说明非常诡异:“朦胧的一天,审判的遗迹。”内室的墙壁破了一个大洞,里面是个青色石板铺就的深深通道(看来该地区在建筑内部挖密道的风气曾一度很流行),你的心早已经死过几次了,你什么也不怕。走进去,在通道尽头的房间里看到桌子上的一些文件,发现从19世纪开始这里就已经是一个隐秘的地牢!接着你又跳进了一口水井。用钢管敲掉井底墙壁上的碎砖,出现一个门。在接下来的探索中你找到一把钥匙(Spiral Writing-Key),而这时你的手电筒不亮了,换上新电池后你遇到了一个小难题(谜题6)。

  用Spiral Writing-Key打开天井铁门上的锁,然后继续向下跳。有时在黑暗中不断沉沦,对于一颗负罪的心而言,很难说不是一种安详。在地牢的食堂里你又遇到了“老朋友”埃迪,他又杀了人,还不承认自己有错,你对他的憎恶感在渐渐加深。在餐桌上找到Gluttonous Pig砖之后,在监狱中搜索,你最好先找到地图,然后找到Oppressor砖、Seductress砖、蜡人(Wax Doll)和打火机(Lighter)。到中央广场的绞刑台前,把3块砖放进去,之后将你得到的马蹄铁(Horseshuoe)与蜡人、打火机组合起来,拉开地图最西边地上的石板。接着,跳吧、跳吧,一直向下跳,或许你根本就没打算从深渊里出来。在深渊的最中央是一座迷宫,它就如同人的内心一样隐秘、黑暗、曲折而且难以琢磨。你需要点耐心,毕竟你想再回头已经不可能了。在迷宫尽头的一间房间里,你见到一个镶宝石的正方体六面像。当你转动这六面像时,你身后的一个房间也在一起转动,最后它有门的那一面将出现在你面前……(谜题7)。

  在这房间里,你看到已被锥铁怪铡刀扯碎的玛丽娅又活了!她毛发无伤地坐在铁栅栏里面,疲倦而安详。“玛丽娅!我以为那东西杀了你!你伤得重么?”“一点也不重。”“可我看见它刺穿了你,到处都是血……”“你在说什么?”你发现面前的这个人似乎对精神病院中的经历一无所知。“亲爱的,你把我和别人搞混了吧?你总是这么糊涂……还记得那次在旅馆么?临走时你说你带上了所有东西,可是你还是把我们的那盘录像带忘在了房间里,希望它还在那里……”你不知道她究竟是玛丽还是玛丽娅。你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搞错的,你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搞错了。“詹姆斯,我是谁并不重要,我只是在这里,为你而存在。看,我是真实的。”她从铁栏杆那边伸出手来轻轻抚摩着你的脸颊,她的手很凉,你无力摆脱它。为了救出玛丽娅(玛丽?),你拣起钢丝钳(Wirecutter)剪断迷宫开始处门口的电线,然后再次陷入其中。在最后一间墙上满是活塞洞的房间里,你遇到安吉拉,她和一个被她称作“爸爸”的东西在一起,她的精神分裂倾向更严重了,她对你的喜怒无常演化成歇斯底里,折磨着你本已崩溃的精神,临走时她竟污蔑说你根本不想再找到玛丽,你是想寻求更新的刺激。在你离开安吉拉后通过解救绞刑室里的一个冤死鬼得到迫害之钥匙(Key of The Persecuted,谜题8),用它打开迷宫中某扇铁门上的手铐。你进入玛丽娅的牢房,你离开的时间不过短短几分钟,可现在她竟万分荒诞地死在床上,她那张被打烂的面孔不成人样,身下的床单也完全被血浸透了。哈哈哈哈,除了再次痛哭,你还能做什么呢?但这一切无济于事,玛丽娅不会再理睬你了。你又沿着迷宫来到一个深藏在地心深处的坟场。其中有3个挖好但还没有放入棺材的坟墓,墓碑上分别写着埃迪、安吉拉还有你自己的名字。他们两个人的墓穴都不深,但属于你的墓穴却深不见底。跳下去,又是深邃的走廊。你每踏出一步似乎都是踩在自己的心脏上。打开血腥走廊尽头的大门,原来你的心灵深处竟是一间冷藏室,那个“可爱”的胖子埃迪正在里面静静地等候着你呢。知道么?他始终认为你这个表面正派的人,实际上和他一样是鄙恶心被人唾弃,而且他还固执地认为你瞧不起他,你能否说服他?

  告别埃迪后,你来到码头上,划着小船,朝着“望湖旅馆”(Lake View Hotel)的方向毅然前进……
  
  第六章 死吧,我亲爱的
  
  在晨雾中,你终于来到了这里,望湖旅馆。3年了,它仍未有任何改变。呼了口气,你决定,就是受到魔鬼的审判,也要死在这里。在进入旅馆前,先在院子中的喷水池取得美人鱼音乐盒(Litter Mermaid” Music Box)。在旅馆墙上取地图时,你想起312室正是你们当年度过美好时光的地方。在前台(Reception)得到312室钥匙,并看见服务生在3年前给你的留言:“录像带在1楼办公室里。”似乎自从你们离开,这里就再没有过客人入住。你在1层餐厅里遇到劳拉。和她交谈时得知玛丽果然给她写过信,在一周前的那封信上,她让劳拉不要恨你,因为她相信你也很难过,信上的话让你感到无比内疚。

  利用1层餐厅找到的Fish Key,在2层存衣处(Cloak Room)中打开公文箱得到204室的钥匙。在204房间中取得员工电梯钥匙(Employee Elevator Key)。用在地下1层(B1F)电梯中所得到的稀料(Thinner)可以清洗出202室床上的密码,用该密码开启地上的公文包得到灰姑娘音乐盒(Cinderella Music Box)。用员工电梯钥匙打开电梯门,但物品要暂时存在电梯边的橱柜(Shelf)里。乘电梯来到1层,在电梯口取得地图。在办公室(Office)里终于拿到3年前落在这里的录像带(Videotape)。在食品间(Pantry)中找到白雪公主音乐盒(Snow White Music Box),用在锅炉房(Boiler Room)中找到的酒吧间钥匙(Bar Key)打开地下室酒吧的门,利用在办公室(Office)中得到的开罐器(Can Opener)打开厨房(Kitchen)中的罐头。拿到灯泡(Light Bulb),将它安装在酒吧柜台的灯罩里,然后打开酒吧的门。回到2楼,取回电梯间里自己存放的东西,然后将得到的3个音乐盒正确放入一楼大厅中央的音乐台里,得到Hotel Stareway Key(谜题9)。用它打开3楼的铁门,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磨难,你终于还是回到312房间了,你对这里是多么的熟悉,3年前的一幕幕全都涌到你的眼前。好了,平静一下,现在把那盘录像带放进录像机里去吧!电视中出现了你3年前在这个房间里拍摄的妻子。她坐在窗口,她说她非常爱这个地方,要你保证下一次度假还要带她来这里。之后这段影像中断了,在一片模糊中突然出现了一直深埋在你心底的一幕景像:你用枕头捂在已经病入膏肓的妻子头上……你知道是你杀害了玛丽。你坐在电视机前,久久没有移动身体。衣兜里的收音机又响起来,是玛丽在召唤。从312房间出来,发现宾馆瞬间变了样子,它变得那么肮脏、陈旧和潮湿不堪。你在2层的阅览室(Reading Room)里听到自己和医生在3年前的谈话录音。离开阅览室,整栋大楼明显地愈发苍老,时空也发生了错位。乘坐2层东部的电梯到地下仓库,在地下室B1F的楼梯上,你看见到了安吉拉。走廊里正在着起大火,而她却在对着一幅画喃喃自语——如第一次在墓园里看到她的样子。似乎她也意识到这将是你和她之间最后的谈话了。她想要回那把刀子,你执意不给。她知道你不会给她,就冷笑着对你说:“你留着它做什么?自杀么?”当她缓步迈上台阶,即将被浓烈的火焰吞没时,你不禁张口说道:“安吉拉?”“嗯?”“这里热得好像地狱。”“你也感觉到了?对我而言,任何地方都是这样。”她最后看了你一眼,然后转过身去,消失在火焰中。

  埃迪、安吉拉,他们都已得到了救赎,现在就剩你自己了。

  你握紧冰冷沉重的猎枪,子弹上膛,一步步踏上那生锈的铁梯,过一会儿,在铁梯的尽头,你将用它去面对你一生里最爱的那个人……现在你终于明白了,枪弹是无法毁灭一个人的,真正毁灭人的正是人自己。你的手指紧扣在扳机上,因为你知道它象征着勇气、忠贞和其他种种难以言喻的情感,你要用它去了结一切,你正在这样去做了……
  
  其他结局达成条件

  一、玛丽娅结局

  1.游戏进行中不要调查玛丽的来信及照片、不要调查安吉拉的尖刀。

  2.与玛丽娅共同前进时听她的指示行动,不做多余动作。

  3.玛丽娅不能被敌人攻击过多,你也不能误攻击玛丽娅。

  4.在精神病院时,经常去S3房间看望玛丽娅。

  5.当玛丽娅死于迷宫监狱的床上后,尝试再次进入她的房间。

  6.在游戏最后的走廊里,不要听完玛丽的内心独白就走出去。
  
  二、离去结局

  1.尽量使身体状态保持健康,受伤后及时吃补药。

  2.攻击玛丽娅数次。

  3.在最后的走廊上听完玛丽所有的内心独白。

  4.在游戏中调查玛丽的来信及照片。
  
  三、水中结局
  
  1.得到安吉拉尖刀后立即调查它。

  2.看完精神病院天台上的“自杀日记”。

  3.在旅馆里,要去阅览室听完与医生的对话录音。

  4.调查玛丽的来信及照片。

  5.尽量使自己的健康水平保持在较低水准。

  6.最后的走廊上听完玛丽所有的内心独白。
  
  四、重生结局
  
  1.游戏通关一次以上。

  2.重新开始游戏后集齐以下4样物品:

   白色圣油(White Chrism):在林边公寓(Wood Side Apartment)西侧大楼的RM105室。
   失忆之书(Book of Lost Memories):在加油站(Texxon Gas)的柜子(Locker)里。
   矿石酒杯(Obsdeian Goblet):在历史协会(Historical Society)的书架上。
   红典书(The Crimson Ceremoney Book):在望湖旅馆(Lake View Hotel)二层的阅览室。
  
  五、狗狗结局(原来这一切噩梦都是那条狗编的?)
  
  1.必须完成“重生结局”或完成“重生结局”之外的3个结局。

  2.在Nathan大道的杰克旅社(Jacks Inn)旁的狗屋中取得钥匙(Dog Key)。

  3.在旅馆RM312房间看完录像带之后,利用Dog Key去隔壁的观察室(Observation Room)。

更多相关讨论请前往:寂静岭2论坛

>>查看寂静岭2全部攻略<<

 

最新更新

专题